还要一周后才能处理

2020-06-12 05:25

经过多方核实,记者仔细对比了两家单位的牌子。正牌城管写的是“北京市朝阳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监察局十八里店执法队”,是蓝底白字。而交罚款大院挂的是“十八里店地区城市综合管理监察大队”,是金牌黑字,属于为打击违建而设立的一个部门。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而有关“黑衣人”挂牌执法,乡政府经初步核实,查车、收取停车费等属第三方保安公司个别人员所为。十八里店乡同时表示,如确有个别保安公司职员在工作中存在违规、违法行为,将依法严肃处理,必要时移送公安机关。

保安:“你要看你有没有关系了,说白了就这样。要车你就交罚款,不要车你就不交就完了。八点半准时过来,知道不?见到人你就叫,我只知道这里是速控委(音),我就是给我们老大干活的,你别问这么多行不行,你要找死吗?

也有村民说自己已经被查三次罚了数千元:“我们手续齐全,货车为什么不让拉货?”村民还称曾看到“黑衣人”要拿走车钥匙,开车的司机不给,结果被“拽出来给打一顿”。

罚款明码标价,不配合的话甚至会遭到人身威胁。司机们虽然被处罚、扣车却始终不清楚自己哪里违规。这群神秘的“黑衣人”究竟来自哪个部门?又是谁给了他们罚款、扣车的权力呢?

免责声明:

对于十八里店地区城市综合管理监察大队的牌子,不少司机看了就认为自己的车辆被城管部门暂扣的,处罚的主体为城管。既然不是城管,那么这些拦车、罚款的黑衣人是哪个部门的?记者与几名黑衣人进行了交谈: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不断有群众向央广新闻热线和中国高速公路交通广播反映称,从今年3月至今,在北京朝阳区十八里店乡一直盘踞着多辆无牌车,一旦有货车通过,20多名身穿黑色制服、手持棍棒、身份不明的人就会上前盘查拦截,如果发现拉的是建筑材料,就会扣车、罚款,司机若不听从指挥,便会遭到恐吓、威胁。

众所周知,上路查扣货车,是交警和路政的职责。而在北京十八里店乡地区,一群黑衣保安就可以公然“执法”,并且手持棍棒,对车主威胁、恐吓,随意罚款。罚款最终流向了何方?这种现象已在当地存在数月,乡政府为何视而不见?有关事情进展,中国之声将持续关注。(记者秭明

记者多次向十八里店乡政府了解情况之后,昨晚终于得到回复:由于十八里店乡作为城乡结合部地区,违法建设现象较突出,存在非常大的安全隐患。从今年起,十八里店乡横街子、西直河、老君堂等村联合聘请第三方保安公司,他们负责村域内违法建设的巡查和管控,对辖区内违法建设运输建筑材料的车辆进行查控。

提起这群长期盘踞在十八里店地区的黑衣人,附近的商户和过路司机都提心吊胆。记者在十八里店地区一环岛路口看到,几辆无牌车正在巡逻,其中三辆车顶还装有警灯与警报器,车身印着综合监察字样,20多名穿黑色制服的保安站在路两旁,对来往车辆进行盘查,发现拉的是建材,就将司机拉下车。在这一过程中,一名金杯车司机被拦下,但拒绝黑衣人扣车,随后一辆无牌面包车闪着警笛开来,下来9名男子,持械将金杯司机围住,整个过程,没有证件,没有告知,司机见对方人多势众,只得任其连车、带货,开走。一名熟悉情况的货车司机告诉记者,这些人来自“十八里店地区城市综合管理监察大队”,被查者只有交上一定的“罚款”之后,才能将车领走,如果“让你停你就停”,过程感觉“还挺配合的”,可能会少罚点儿,500元以上;如果查车时摆手没有停,则会被罚三千至五千元,还要一周后才能处理。

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十八里店乡的特勤上路扣车与十八里店乡政府打击违建有关。记者在挂牌为“监察大队”的大院内,见到了一张《严厉打击违法建设公告》,上面写明:在十八里店乡域内,任何单位和个人,不能未批先建。“建设材料销售单位和个人,不得向违法建设工地提供和运输任何建筑材料,混凝土生产企业不得向违法建设工地销售、运输混凝土。如有违反,一经发现,坚决予以暂扣处罚。”虽说是检查建材违规运输,但违规想不被罚也是有办法的,有车主反映,乡里有地方能办一种通行证,查到车辆就会放行。而这样的通行证,还要定期花钱进行更换,这个证是哪里发的?司机说是“十八里店乡综合治理办公室”,自己办理时花了一万元,每半个月还要更换一次,而据他所知,有一百多名司机办理了这个证件。

这伙“黑衣人”自称来自当地城市综合管理监察部门。不过,记者调查发现,他们既不是警察,也不是城管。那么,这些身着黑衣的不明人员到底是谁?如此频繁地查扣车辆又有什么目的呢?

郭翔宇 管昕)

为什么会被扣车?不少过往的货车司机感到莫名其妙。此外,多名司机表示,车被扣之后,多被转移到十八里店村“拆迁腾退指挥部”对面的公交场站内,而最后均被要求来到“十八里店地区城市综合管理监察大队”处理。记者又来到十八里店地区城市综合管理监察大队,看到外面是焦急等待的被扣车司机。值班保安员将他们拒之门外,让其三天后来处理。记者在这里看到,三辆五菱宏光、金杯执法车均为无牌车,另一辆金杯后备箱装着的铁棍、锤头、胶棒,与拦车的保安员所持物品一致。由于保安阻挡,主动送钱上门的司机因为进不了门,或时辰未到也无法要回车。记者调查发现,车主只有找到合适的中间人,交付一定的罚款,才能将车领回。公交场站内的看车人告诉记者,不同的车,还有不同的“赎身价”:

记者看到,通行证的落款单位为,华信家管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法人为:刘亚飞。那么,这些黑衣人到底是哪个单位的?昨天记者来到十八里店地区的城管部门采访,一位负责同志回复,这些“黑衣人”不属于城管队,跟城管执法人员“没有任何关系”,城管队伍内部人员没有参与。

有司机向记者反映称,“黑衣人”近半个月一直在环岛附近查车,手里拿着镐把、铁棍,有时候拿胶棒,车多的时候伸手就拦,“我们也搞不清楚他们查车的主要原因。”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