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维物流改从零担货物运输入手转型

2020-11-15 19:11

宜昌市秭归县依山水而建,公路沿江蜿蜒而上,坡势显然,在过去,这里更是深山重重,货难进出,柑橘、脐橙、猕猴桃等土特产往往只能烂在山里。然而,如今的秭归却早已将物流老大难的“最后一公里”问题解决,甚至延伸到镇到村,让农民也成为电子商务的受益者。

不过,鲁志雄同时认为,互联网科技高速发展的现在,各行各业都难以置身事外,即便有困难也是暂时的,拥抱互联网是大势所趋。

互联网+的意义在于减少中间环节、降低成本,在成本一项中,整个物流成本大多集中在运输成本上,占总成本45%以上,取决于油耗、路况和人工等各项。“现在物流app所谓的降成本,其实是在压缩司机的利润空间,并不是真正的产品成本。这里面又有很多老问题,比如中国物流协会虽然对集装箱卡班整车运输有标准,但是也难以对海量的业务进行细分和评定标准,这导致各家app也难以规模化系统化。”鲁志雄说。

为适应宜昌物流节点城市的辐射范围对物流基础设施的功能要求,宜昌物流依托铁路站场、港口、机场、高速公路等交通枢纽,加速构建“一心、九线、十园”的物流立体空间格局。“一心”即三峡现代物流中心;“九线”即汉宜高铁、焦柳铁路、宜万铁路、江北铁水联运铁路(规划)等四条铁路大动脉,沪蓉高速、沪渝高速、呼北-宜来高速、岳宜高速等四条公路主骨架,以及茅坪至红花套的一条石油主管道共同构成的交通运输体系;“十园”即三峡翻坝物流园、太平溪物流园、白洋云池物流园(含保税物流中心)、红花套物流园、枝城物流园、三峡机场临空物流园、宜昌东站物流园、小溪塔物流园、东山商贸物流园、点军物流园等综合物流园区。

“这里是湖北最大、设施最全、宜昌仅有的冷链仓储配送中心。”今年“双十一”期间,三峡物流园项目专员廖清华向长江商报记者介绍。如今,宜昌已有国家a级物流企业33家,省级重点物流企业28家,在省内仅次于武汉。今年以来,爱奔物流等6家重点物流企业交易额高达200多亿元,同比增加53%。眼下,正抢抓今年最后两个月的黄金时间,向千亿产业目标冲刺。

“互联网对各行各业冲击都不小,物流产业也一样。”爱奔物流园总经理鲁志雄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消费模式的改变决定了物流模式也在发生变化,如今有近200多款app充斥全国物流产业,竞争异常激烈。

该集团商务物流部经理佘秀琪说,通过这样的技术运用,能完全杜绝差错,效率大大提高。与此同时,宜昌正谋划引进“快货运”等“无车承运人”新业态,通过互联网整合社会配送车辆,降低运输成本。

目前,“九线”除江北铁水铁路、宜来高速正在积极开展规划和前期工作外,其余均已建成或基本建成。“十园”除太平溪和点军物流园外,已开工8个,累计完成投资70亿,获得上级补助资金56908万元,世行贷款2亿美元。“十园”的部分重点支撑项目——三峡物流园、爱奔物流园、晶海物流中心、迪腾物流园、云池港、国贸茶叶精深加工中心、葛洲坝物流信息化均建成并投入使用。

不过,鲁志雄认为物流app虽然多,但都有其脆弱的一面,“物流产业需要线上依托线下支撑,这些app只做线上不做线下,找不到实体支撑点,难以持续发展。”

现代物流产业也是宜昌实现三大产业的互动融合发展的关键。宜昌沿江布局11大物流园区,截至上月底,今年现代物流产业产值逾800亿元,增速高达15%。

目前,宜昌就以爱奔物流信息交易所、三峡物流园信息中心、宜化安卅物流信息平台为重点,加快建设“基地+网络+平台”物流信息化示范工程,大力推进物流技术创新,加快推进“互联网+物流”运用,着力推动现代物流信息化建设。

“今年双‘十一’可真忙坏了。”在三峡物流园圆通快递的档口,负责人赵女士向长江商报记者介绍,“去年双‘十一’最多也就2万票上下,五六车货,今年可好,第一天就有9车货,足足4万票,比去年翻了一番,我这里从分拣到派送都加了两成的人手,还是忙不过来。”

在游玉敏眼里,顺丰等大快递公司并非他的竞争对手,相反是可以合作的伙伴。“全国性大型快递公司的运送网络在一二线城市很发达,但是在秭归这样的山区要做好,成本就很高,我们可以承接他们从秭归到下面各个乡镇的快递业务。”目前,华维物流已和苏宁易购、韵达快递等取得了初步合作,未来还将在秭归建设集中分拣配送中心,为这些快递公司做好终端集散工作。

“这不是双‘十一’嘛,事儿多,越是要注意服务质量。我们公司的老总们可不金贵,每个人都要亲自去送几天货,这样,员工做起来也有劲头。”游玉敏介绍,华维物流是从运输公司改制而来,以前只做卡班整车运输,为百丽鞋业等几家大公司服务,如今经济下行,大厂的单也不好接,痛定思痛之下,华维物流改从零担货物运输入手转型,一件货两件货也送,500斤300斤也送,向渠道末端下沉,往下游走,向农村市场迈进。

宜昌市交通物流局副局长江华介绍,农村物流具有明显的季节性差异,农作物耕种和农产品收获时,货流较旺,而农闲季节则少有人收发货,因此采用货车固定班次进村的方式不合适。另外,秭归县以山地为主,道路难走,有些地段还需要搭乘过江渡轮,这也制约了农村物流“最后一公里”的畅通。

“这里出门就可以上高速,南大门也对接铁路货运,还专门为外地采购车队提供食宿、娱乐等一体化服务,对物流企业来说十分便利。”廖清华说。

在宜昌市三峡物流园区,这样的场景在园区各个快递档口上演。不过,记者走访发现,整个园区却并没有大车堵塞、货物乱堆的情况。三峡物流园项目专员廖清华向长江商报记者介绍,三峡物流园整体投资18.8亿元,占地1154亩,总建筑面积80.8万平方米,分设农贸城、冷链仓储配送中心、物流信息交易中心三大功能区,是集生活品展示交易、仓储、冷链、配送、电子商务、快捷酒店、办公住宿、餐饮娱乐等为一体的现代商贸服务性物流园区。

宜昌通三峡,三峡通长江。近年来,湖北宜昌致力于打造长江三峡地区物流中心,正逐步成为长江上下游经济区互联互通的“节点”。

宜昌市交通物流发展局副局长江华接受采访时表示,该市非常注重在信息化道路上探索现代物流业的转型升级。宜港集团率先研发启用手持终端,在终端设备上可迅速完成入港箱号复核工作,然后安排集装箱至堆场相应位置。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李白的诗句描绘了美景如画、水运资源丰富的三峡,却也道出了此处的山高险阻。上控巴蜀,下引荆襄,作为长江上游和中游的地理界线,宜昌具有承东启西的重要作用。特殊的区位优势,使宜昌成为对接长江经济带和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重要节点,愈加凸显宜昌区域性综合交通枢纽和物流节点城市的功能。

11月14日,双“十一”刚过,正是各家快递忙碌的日子,在秭归县的华维物流公司,长江商报记者见到了刚刚忙了一上午的公司副总经理游玉敏。

“我们以前也做大城市物流,在江浙开过连锁店,可是一二线城市竞争大、利润低,要做起来很难,不如一心扎在竞争更小的三四线农村市场。”游玉敏说,如今的农村需求也发生了变化,农民的购买力增强,网购和物流需求都在提升,同时,当地农产品也在不断向外输送,仅柑橘一类就有几十万吨的运输需求。

“这里也是湖北最大、设施最全、宜昌仅有的冷链仓储配送中心,总建筑面积26.2万平方米,包含20万平方米仓库,5万吨冷库均采用三层立体式结构。”廖清华说,2014年,公司与世界500强沃尔玛旗下上海“1号店”合作,携手打造宜昌站、特产中国等项目,打造宜昌首个生活品电商平台,使实体商铺与电商相融合,同步发展实体市场和虚拟市场,构筑网上交易平台,形成买全国货、卖全国货的大商贸、大物流格局。